黄丽:清尘法宝 源自对生命的承诺

2018-01-12 09:42:24来源:人社部网站

心系家乡始创业


黄丽在创业前是一名老师,但骨子里流淌着的冒险精神促使她放弃了这份很多人看来比较稳定的工作,投身到了创业浪潮中。说起为什么放弃安稳的生活去创业,黄丽笑着说:“我比较喜欢挑战性强一点的东西,我的幸福在于有新的东西去体验,人生苦短,我希望能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这样的决定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包括她的先生和孩子,不过庆幸的是家人虽不理解黄丽,却很尊重她的想法。在寻找到合适的团队后黄丽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成立了公司,安全帽式防尘空气过滤器正是公司旗下的一个创业项目。


安全帽式防尘空气过滤器项目的诞生和黄丽家乡万载县的发展路线分不开。江西宜春万载花炮产于宋、盛于清,几百年来,勤劳智慧的万载人民从事着花炮生产,故万载有“花炮之乡”的美誉。时至今日,花炮产业仍旧是万载县的支柱产业,据不完全统计,万载县大约有十五六万花炮产业从业人员。然而,伴随着花炮产业带来的经济利润,因长年从事花炮生产制造而患上尘肺病的人也越来越多。


2014年初,黄丽下乡到花炮生产厂家考察,亲眼目睹了工人长时间在粉尘环境下工作的场景,尤其是装硝装土人员,哪怕一直带着口罩,也仍然会有许多微量尘沫被吸入身体,在仔细询问后她得知,这些工人或轻或重都患上了尘肺病。上网查阅了更多资料后,黄丽看到了一组令她震惊的数字:当前我国3200万粉尘性高危行业从业者中,就有600万尘肺病患者,死亡率高达22%!仅万载县就有数千名花炮生产人员患有尘肺病,黄丽每每思及此都十分痛心,最后她下定决心为父老乡亲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2014年10月,黄丽找到高级工程师漆和芝、刘军,倾吐了心中长久的积郁与思考,并邀请他们来到万载县,走访了十余家花炮生产厂,访问了几十位装硝装土人员,并到萍乡、上高的矿山开采企业和水泥厂进行实地调研。通过一系列的分析与论证,大家一致决定研发一款真正有效的防尘面具。


技术创新攻难关


目前市场上传统口罩的品种五花八门,然而能真正起到防护作用,佩戴又舒适的却很少,针对这两个目标点黄丽团队开始了产品的研发。团队在研发之初参考了市面上常见的封闭式防毒面具,防毒面具虽密封性强,外部粉尘不易进入,但同时也会导致使用者呼吸不畅,而且因体积较大,重量较重,使用者随身携带比较累赘,并不适合工作强度较大的工人。结合防毒面具的优势与劣势,两个月后黄丽和团队拿到了他们的初步研发成果,但在后续和试用工人的反馈交流中黄丽意识到了产品的几大缺陷:一是佩戴久了会让人感到呼吸不畅,二是因从事的作业劳动强度大,产品不利于汗水分泌,三是用电量不足以满足一天的工作需求。除了这些问题,黄丽团队也在思考,做出来的产品只能适用于装硝装土工人吗?轻工业生产人员能不能用?


一连串的问题深深困扰着黄丽,为解决这些难题,研发团队努力向市场借鉴学习,绞尽脑汁完善面具功能。那段时间的经历让黄丽很是感慨:“生活往往就是这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话在我们增设呼出气体阀门时,感受尤为深刻。因每人肺活量本身存在差异,同时每人工作强度不同,肺活量也不同,所以在呼出气体阀门上装置的弹簧必须大众化。为此,我们先后对20余类强度不一的弹簧进行了实际配用,近两个月跟踪或陪同试用工人,不断地搜集相关数据,力求弹簧的装置大众化。”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6月,通过近百位一线工人试用,经过千百次的实验,令人满意的安全帽式空气过滤器--清尘法宝终于在实验室里诞生了。据使用工人反馈说:佩戴以前传统的口罩,十分钟后鼻子内就有一层灰尘;而佩戴我们这个产品工作了4小时,鼻子内无灰尘,且抡大锤砸石头时无呼吸困难。


积极科普除旧观


然而在实际销售时,黄丽却发现情况和她之前设想的完全不同:工厂老板嫌贵不愿意买,工人嫌麻烦不愿意戴。清尘法宝的单价是298元一个,普通口罩5块钱一个,这样对比自然是普通口罩划算,对此黄丽解释道:“清尘法宝虽然定价298元,看起来确实比普通口罩贵很多,但它的过滤层是可更换的,我们公司可以免费提供两年的滤布,那么它的使用周期也就会大大延长。普通口罩看似便宜,但在花炮工厂这种粉尘较多的环境里,它的过滤作用非常小,我们去考察时工人反映,普通口罩早上戴上,下午就全是粉尘不能用了,所以它的更换率非常高,就算一天5块钱,一年下来的成本也远比清尘法宝要高,年使用成本比其他产品低300多元。”除此之外,大部分工人受教育程度普遍比较低,对尘肺病的了解有限,觉得不是什么大病,而且干活时戴着过滤器不方便,也就不愿意用,殊不知尘肺病是一种慢慢消耗人身体且无法治愈的病。


为了从源头上解决问题,黄丽和安监、疾控中心合作,定期到各个工厂做安全检查,督促工厂老板为员工配置合格的防尘空气过滤器,并开设尘肺病科普讲座,召集工人前来听,力求让工人真正认识到尘肺病的危害,在工作中积极主动地佩戴过滤器。但科普的路是漫长的,很多工厂虽然配备了过滤器,却只在有关部门检查的时候使用,私下依旧我行我素,黄丽说到这里也很无奈,“工厂老板只想着压低成本,工人们又没有这个安全意识,只能靠慢慢的思想渗透了,观念改变起来是很难,但事关安全,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项目未来的发展,黄丽和团队制定了一个“三年计划”,三年内完成项目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逐步增大订单量、搭建立体式的营销网络平台,根据销售任务扩大生产人员数量,将销售工作在全国各行各业、各个省份做精做细,在完成既定销售额的前提下,三年平均预计回报投资额率将达到60%。而今,黄丽仍旧在为清尘法宝的普及奔走着,她说,每一个尘肺病患者背后都是一个家庭,600万个患者的背后就是600万个家庭,如果能多帮助一个人,那就可以多挽救一个家庭 。创业是黄丽的梦想,帮助更多的人远离尘肺病的侵扰是她赋予自己的责任,在责任加持过的梦想面前,黄丽和她的团队还继续着她前进的脚步,正如团队里的另一个研制人员漆和芝所说:“发明清尘法宝是为了完成我们的使命,我们的使命是承诺对生命负责!”这是黄丽的愿望,更是整个团队的心声。

责任编辑:zhaoyang